北京神州明达反窃听厂家

专业反侦探调查:私家侦探自揭秘:厌恶偷窥 想改行开反侦探公司

  现在最热门的是查上司隐私。钱包里,手机卡有9张,张张都是用别人身份证买的,只有回到不知情的父母身边,我才觉得全身放松。这是一个地下侦探社的私家侦探的秘密。   ■厌倦做侦探   做私家侦探,越普通的人越好   他说他姓乌,但并不是真实姓名。看上去有点胖,一副住家男人的样子,混在人群中,绝不会有人看他第二眼。问他什么样人才能干侦探,他说:“第一关就是相貌,要长得让别人死也不相信你是个调查员。”   和他一起走进一家饮料店,他指指墙角那个位置:“如果我在工作,我会选择那个位置,把门口进进出出的人都看在眼里,而且两面靠墙,不用担心后面有人偷听。”   坐下来后,乌先生递过来一张名片,奇怪的是上面没有公司地址。   “我们一般分组行动,6人一组,小组长负责和总部联系。为安全起见,有的调查员做了五六年,连公司在哪里都不知道。”   从没有“痛快”回过家   乌先生说,他做私家侦探已经六七年了,虽然收入很高,可是厌倦感却与日俱增。   偷窥隐私、挖人把柄,老干这种缺德事,难免要偷偷摸摸过日子。乌先生说,这许多年来,他从没有一天痛痛快快直接回家过,每天下班走的路线都不一样。有时开车,有时坐公交,有时干脆走上几公里。路上,一定得找家店,假装跟店主聊天,一面观察周围,看有没有异常情况。确定没人跟踪才慢慢转回家。   而在钱包里,手机卡有9张,张张都是用别人身份证买的,随时用来应付不同的客户;女朋友谈了很多个,但约会时一问你今天干了什么,就得撒谎。这样谈下去,人家老觉得和你隔着一层,没法了解你,不久就散伙了。   “只有回到不知情的父母身边,我才觉得全身放松!”他说。   ■做侦探的日子   现在最热门的是查上司隐私   慢慢地,乌先生和记者深入地聊起了私家侦探这个行业。   乌先生说,私家侦探业务范围涉及民事和商业两类。民事包括婚外恋调查、亲子鉴定和寻人等。但其实,现在最热门的是帮查上司的爱好和隐私。   他说,掌握了上司的这些把柄,很多人就可以一手软,一手硬地控制上司,为自己升值铺平道路。“这种生意,起步价就要1万元”,乌先生感叹道,“但来人还是趋之若骛,最高一次有人出价10万。”   “我们是在匕首上跳舞”   至于商业调查这一块,也叫刺探商业机密,不少人很舍得花钱,就为了买到工程或项目投招标的底价和对手叫价。   但是刑法对此有规定,“这种和内鬼恶意窜通、窜标的行为,最高可判12年徒刑”,乌先生笑笑说:“我们是在匕首上跳舞。”   另外,帮人讨债也是私家侦探的大财源。法宝是发掘欠债人不可告人的隐私,以此相威胁。有一次,乌先生跟踪某部门的领导一个月,发现他喜欢揩油,把买的东西都算在办公用品帐上。就这么个小把柄,让他乖乖就范,迅速还清欠款,调查公司也轻松赚入250万。   ■想要收山   想改行做“盾”开反侦探公司   乌先生说,他实在厌倦了以前的日子,决定“金盆洗手”,不过,收山以后,他打算和人合伙,开家“反侦探”公司。   “从前做矛,以后想做盾。”他说。   乌先生这样设想:凭多年经验,可以教人保护自己的隐私,比如反跟踪,走出200米左右,不妨突然回头看看;而企业泄密也有很多防患未然的专业技巧,如在与重要雇员签约前,可以雇佣商业调查公司,查查他的信用程度等。   “这行在杭州甚至国内都还基本空白,前景肯定光明。”   “最重要的是,可以浮出水面,彻底告别黑暗的生活了。”乌先生无限向往地长舒一口气说,“从此再也不用怕警察了。”   ■专家说法   隐私保护不完善   商业泄秘靠预防   浙大律师事务所詹文华律师说,刺探隐私的行为大都涉嫌侵权。如果让这种调查公司泛滥,公民隐私权肯定得不到保护,还会出现恶性后果,如敲诈等。   而窃取投招标底价和叫价的行为,则完全违法,是调查公司和委托人的共同犯罪。   詹律师还说,国内法律没有明确规定什么叫隐私权,隐私权基本还是个学术术语,所以对其保护也不太完善;而商业秘密,在泄露的过程中公安机关很难介入,除非后果都清楚了,对方如何侵权的证据也都浮出水面了, 才能采取法律步骤。所以商业单位还是要以预防为主。   他提醒普通人,要遵纪守法,以免被抓住把柄,让人利用。而商业单位则应加强和规范保密措施,如严格保安制度,监督员工遵守规章制度等。